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4章 学不学武功
    虽然金戈一直都在努力,努力压下难受,不让自己呕吐。可是他坐在马背上,不知不觉间便完全坐不稳了,身子不受控制往下跌去。

     已经下马的史乘桴见势,连忙扶住他的身子。

     “怎么啦?金戈,怎么啦?”史乘桴还急切询问。

     他不知道,金戈不习惯骑马。

     金戈很想回答史乘桴的问题,然而现在,他就是难受得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口,小脸苍白、表情凄楚。

     而这时候,他的嘴巴也正好对着史乘桴的一根手臂。

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金戈再也忍不住,对着史乘桴的衣袖直接呕吐。

     乍时,他呕吐出来的那些脏水脏物,许多都沾在了史乘桴的衣袖上。

     史乘桴的脸色即刻改变,变得又阴又沉。漆黑的瞳仁也瞪大瞪圆,一副气得要吃人的神情。

     他恨不得亲手揍金戈一顿,因为金戈把他的衣服吐得这么脏。想他这人,一直都是那么的爱干净、一直都是那么的清秀体面。

     但是,想起金戈可怜的身世,他又实在是不忍心揍他。目前他对金戈的嫌弃之情,也只能压抑在内心。

     蓦然发觉自己闯祸了,金戈的小脸上又浮现一抹惊慌。

     他依然趴在马背上,看上去很虚弱很无力。

     望见史乘桴的衣袖上尽是他吐的脏水脏物,他还很是内疚,一副生怕挨骂的样子,结结巴巴说:“对对对对对……对不起……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 此时史乘桴的确是懒得跟他计较这个。谁叫他还是一个孩子?谁叫他还是故友之子?

     他不太耐烦的挥了挥手,对金戈说:“算了算了,这不碍事,洗干净就成了!我抱你下来,下来后你好好休息、养养精神!”

     金戈点头,没有再说话,任由史乘桴从马背上抱下自己。

     现在的他们,刚好是停在一家客栈前。

     也不知道是因为没有骑马了,还是因为刚才的呕吐,反正一进客栈,金戈整个人又感觉特别的舒服。

     金戈也不得不承认,这个世界的空气,要比二十一世纪的空气纯净得多。吸进身体里,那叫一个神清气爽!

     瞥见金戈一到平地上走路,便恢复活蹦乱跳,史乘桴又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。史乘桴开始有点拿金戈没辙,亏他还是金胤的儿子,体质居然这么差,连坐马颠簸都承受不了。

     中午吃饭,史乘桴又点了一大桌子菜。一来是因为他自己身材魁梧,比较能吃,加之赶路累了饿了。二来是因为他再次考虑到了金戈,所以多点一些吃的,给金戈补充营养。

     吃的时候金戈也丝毫不扭捏,不讲客气,反正很是放开的吃。不一会工夫,一大桌子菜,便被他们两人全部扫空。

     吃完午饭,他们就待在客栈,小憩了半个时辰,然后接着赶路。

     不过,来到拴马的地方时,史乘桴突然递给金戈一个小瓷瓶。

     金戈首先一脸疑惑的接过,跟而再问史乘桴,“这里面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史乘桴一边整理马鞍、一边懒声告诉他,“这是中午我给你准备的薄荷粉和麝香粉。待会儿赶路,隔段时间,你打开瓶子闻闻它的气味。这样你就不会呕吐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嗯?薄荷粉和麝香粉?怎么都是女人喜欢用的东西……”金戈又浅吃一惊,嘴边自言自语念叨。

     因为好奇,他还迫不及待把瓶子打开,鼻子凑到瓶口,嗅了嗅它的气味。

     “咳咳咳!”由于气味很冲,金戈又连忙将它拿远一些,然后将瓶口塞上。

     当然了,他的心中也再次记下了史乘桴的好。

     这一回赶路,一直赶到夜幕完全降临,史乘桴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 而他们所停驻的地方,也是一个荒郊野外,一条清澈的小河边。方圆几十里,渺无人烟。

     史乘桴将马拴在一棵大树上,而后到不远处的树林里,捡了一些干柴,在河边生起了一篝火。

     在史乘桴做这些事情时,金戈就拿着青穆剑,愣站在那里,目不转睛的注视着。

     因为他不知道他能够帮上什么忙,不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。今晚的月亮又很大很圆,高高的照耀着他们。他琢磨着,已经应该是戌时。而他那不争气的肚子,又饿得上肚皮贴着下肚皮了。

     当那篝火旺盛的燃烧时,史乘桴便盘腿坐在旁边,闭目打坐。

     金戈又不禁朝他走近几步,瞅见其一只衣袖上还有中午他吐的干了的脏物,金戈便说:“师父,把你的衣服脱下来,我去给你洗衣服。”

     史乘桴没有睁眼,却对金戈说:“不用了,明天就到家了。金戈,现在师父就有点饿,你去树林里,打几只野味吧。”

     这下子,金戈乌溜溜的眼珠子也瞪得极大,大吃一惊,“啊?”

     他觉得他自己听错了,史乘桴居然叫他去打猎、叫他去打猎、叫他去打猎……

     史乘桴依然没有睁眼。但是,金戈脸上惊愕的表情,他好似看见了。

     “怎么?你不会打猎?你爹以前没有教过你一丝武功?”他轻声询问金戈。

     金戈又回过神来,吞了吞自己的口水,想了一想。而后他才回答史乘桴,说:“啊,是啊。我爹没有教过我武功,我不会一丝武功。”

     “那你想学武功吗?”史乘桴又问。他的心中还觉得不可置信,金胤武功盖世,而其十岁的儿子,连打猎都不会。

     金戈又静下心来,想了好久。说实话,他不想学武功,因为太累了。而且学好之后,还得迫不得已的去杀人。

     “不太想。”他回答。

     “为何?”史乘桴追问。

     金戈也无隐瞒,将自己的想法如实告诉史乘桴,说:“学会了武功,就等于学会了杀人,而我不喜欢杀人。”

     听见金戈这样的回答,史乘桴又忍不住冷笑一声。他俊逸的面容宛如正被春风吹拂,又语重心长教诫金戈说:“你错了。金戈,学武主要是为了救人,而不是为了杀人。”

     金戈的注意力更加集中,还开始皱眉,盯着史乘桴,疑惑问他,“救人?为什么是救人?师父,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 史乘桴又解释说,“学武,首先是为了强身健体、自我保护。而后便是为了行走江湖、行侠仗义。当你的武功越高时,你能救的人也就越多。你设想一下,如果你有盖世神功,那么前几天晚上,你的爹娘还会被人杀害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