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5章 北玄洞
    忽然,顾柳烟的这个画面被定格了,然后慢慢消失了。跟而金戈看见的画面里,场景人物不再是顾柳烟,而是金胤。

     那是在天一教东面的飞云瀑下,金胤拿着青穆剑在水中旋舞,飞泻而下的瀑布将他全身打得湿漉漉。他疯狂的施展着青穆剑法,全河水流几乎都被卷起,然后只等他再发一把力,那些水流又会一齐愤涌上岸。

     反正金胤在飞云瀑下,练了很久很久,当他停下来时,已然疲惫不堪。无力将剑立在岸边的石缝间,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 那些被太阳照射得晶莹透亮的水珠慢慢从他脸颊上、头发上、鼻眼上滴下,而他早已分不清那到底是水?是汗?还是泪?

     他的师弟,束道堂堂主史乘桴从不远处走来,见他累躺了,问他:“金兄,喜宴就快开始了,你去不去?”

     “你先去吧,我待会就到。”金胤说。

     史乘桴面色略显无奈,又劝慰着他,说:“金兄,恕我多言,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。都生活在此,以后总是会见面的。再说,一切都不是你的错。”

     日光下,金胤闭上朦胧的双眼,不再回应史乘桴。而他脑子里的意识始终清醒,不时还浮现出从前的每一天,他在这里练剑,而柳烟师妹总是悄悄过来,躲在远处看着他。等他停下来时,她又总是蹦跳着走过来,为他拭去额头上的汗珠。

     金胤越想越难受,因为他觉得,那些是他早该忘记的。然而,他总是在不经意间不由自主的想起。他既然已经娶了易香绮,就不应该再想顾柳烟。

     目睹痛苦不堪的金胤,金戈再次感同身受。然而看着看着,场景忽然又被切换了。

     他又看到了这一天傍晚到晚上,在这天一教里发生的所有事情。

     傍晚时分,此处山间,下着瓢泼大雨。而这时候,天一教除开金胤,包括教主顾犇、束道堂堂主史乘桴、妙音堂堂主狄月莺、伏虎堂堂主张垚,以及十二执事在内的所有人,依然还聚在神霄殿溥侵的喜宴上。并且他们当中,大多数人都已经喝得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 溥侵匆匆忙忙招呼好每一位客人,然后又向顾犇敬完酒,最后便离开了酒宴。

     今天晚上,他满心欢喜,想的只有快点回房,掀开新娘的盖头。当他走到房门口时停了下,又随性的理了理头发和衣服。原本他一脸微笑,轻轻将门推开,同时心里还在斟酌,让新娘子等这么久待会儿怎么哄她开心。

     然而,当他推开房门时,眼前的那一幕却让他大吃一惊、怔了一怔。

     新房内根本就没有顾柳烟的影子……

     跟而,天一教上上下下的人漫山遍野,寻找着顾柳烟。

     其中,唯独金胤例外。

     直到狄月莺提醒,所有的人才发现,跟顾柳烟一起失踪的还有金胤。

     当所有人都跑到金胤的府邸琼华居时,侍卫和侍女也纷纷表示自下午起他们就不曾见到金胤。

     乍时,所有人都感应到了事情的蹊跷。

     而这时候,天绝殿上的顾犇也是怒火中烧的状态,并且还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所有人搜遍了天一教所有可能躲人的地方,但是依然没有找到顾柳烟和金胤的踪迹。

     顾柳烟的侍女易玄衣被溥侵拖上天绝殿质问,易玄衣哭着说:“小姐跟金胤去了北玄洞底。小姐说金胤要去北玄洞底摘那四株仙草,然后带她离开这里,远走高飞。”

     顾犇一听,猛一握拳。

     “放肆。好大的胆子!”也就在他怒吼的时候,他身旁的木质龙椅被他激得粉碎。

     北玄洞,乃天一教最深的洞穴,也是天一教的龙脉之所在。在天一教入驻此山前,北玄洞底便存有两把上古神剑,一为赤霄剑、二为承影剑。

     千百年来,赤霄剑和承影剑,一直安插于一块巨石之上,无人能动。哪怕天一教建立近三百年,教内一共有过近千名正式弟子,也尚且无人能够拔出这两把神剑。

     很快的,顾犇又带着四大堂主、十二执事,火速赶到了北玄洞。

     来到北玄洞,青白黑蓝四株仙草,依然完好无损“生长”在东西南北四面的石墙上。并且它们散发着美妙的玄光,将这处原本无比黑暗而潮湿的空间,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明亮。

     洞的半空中央,悬浮着一块巨石,石名降龙。降龙巨石上,赤霄剑和承影剑,熠熠生辉,一把释放着热烈赤光、一把释放着幽冷蓝光。

     也是由于这两把上古神剑的存在,所以北玄洞千年未塌。

     之前,众人都没有发现金胤和顾柳烟。直到眼力精准的狄月莺,在一个角落看到了青穆剑。

     狄月莺的眸光凛厉如刀,直瞪着那把青穆剑。她身旁的张垚发现她的怪异,立马循着她的目光去望。

     跟而,张垚也看到了青穆剑。

     “大师兄的青穆剑……”张垚嘴边很是轻声念叨。仿佛他说出这句话,不是故意的,而是不由自主的。

     其他的人,原本一直都在观赏那四株仙葩草和那两把上古神剑。听到张垚的说话声,很快他们也望过去。看到那里确实是青穆剑时,不约而同皱眉,一脸惊异和忐忑。

     不过他们都不敢妄自多言,过了一会后,纷纷将疑惑的目光投射到顾犇身上。

     “青穆剑怎么会在这里?青穆剑一直都跟着大师兄的,从不离他手的……”忽然,一向跟金胤关系最好的史乘桴也自言自语说。

     顾犇的脸色早已暴青,冷声命令史乘桴道:“哼,把青穆剑拿过来!”

     史乘桴没有回应顾犇,直接伸手,使用自己的内功,准备将地上的青穆剑吸附过来。

     不料这时候,青穆剑发出一阵剧烈的抖动,半凭他的功力,根本无法吸附过来。

     见此,顾犇跨步上前,怒挥一掌,亲自动手去拿。

     然而,他也没能将青穆剑吸附过来。不过因为他的这一掌,剑身已经停止抖动。同时,洞内的一个机关不知道被谁触动了,一扇石门突然轻轻开启。

     随即,所有人都看到了不堪入眼的一幕:密室里,金胤和顾柳烟都赤luo着坐在地上。而且,顾柳烟已经奄奄一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