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7章 就是不喜欢
    龚家父子会过来提亲,史乘桴也是现在才知道,之前都没有任何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 所以史如歌怪他,撅着小嘴,表情那么委屈跟他说话时,他也一脸冤枉。

     “如歌,爹爹事先不知道,现在才知道……爹爹也没有急着把你嫁出去,就算你二十了也舍不得把你嫁出去……”他对史如歌解释,还安抚着史如歌。

     史如歌清秀而精致的小脸上依然全是戾气,又淘气的冲史乘桴说:“那你叫他们别来呀,爹爹,我不想见到那个龚子期!他每次看我时眼神都怪怪的,害我全身起鸡皮疙瘩!”

     史乘桴又浅浅皱眉,显得有点为难。叫他们别来,他实在是没法这么做。毕竟龚家父子都在路上了,并且之前他们并没有跟他打招呼。至于过来提亲,这也是他的人探查到的。

     “如歌啊,等他们来了爹再跟他们好好商议,你别急,爹不会把你卖了的……”史乘桴依然好声好气安抚她。

     史如歌瞪眼史乘桴,懒得再跟他多说。反正她想,等她长大了,她一定不要嫁给龚子期。她喜欢的人是金戈,现在她就去找金戈说。而后让史乘桴立马给她和金戈定亲,这样龚子期就没辙了。

     史如歌的性格也是风风火火、大大咧咧。如同她喜欢颜色,浓艳的大红色。

     此时金戈在翠竹林练剑,她真的跑过来找他。

     金戈的青穆剑法长进极快,转瞬间,削石成泥、削土成尘。

     看见史如歌气势汹汹跑过来,金戈也正好停下来,休息一会。

     金戈的身体已经长到了十二岁,浓眉亮目、额宽鼻挺。一身淡绿色的衣衫将其高大魁梧的身型略微遮掩,外表看上去,他完全就是一位风尘仆仆的翩翩少年。

     发现史如歌心情不好,金戈拿起一旁石桌上的毛巾擦了擦额上和脸上的汗水,然后伸手捏了捏史如歌的小脸,一面逗弄着她、一面关心询问:“你怎么啦?小丫头,谁又惹你了?”

     问完之后,金戈又放下毛巾,拿起水壶,悠悠喝水。

     史如歌的小嘴一直往上翘着。这会儿金戈问她,她便不再翘嘴,而是抿了抿嘴,再一本正经问金戈说:“金戈哥哥,我以后嫁给你好不好?今天我让我爹爹把我许配给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金戈喝水,喝着喝着,嘴里那口水突然全部喷了出来,甚至还差点呛死。

     而后,他也没有急着去看史如歌,因为他被史如歌雷到了、吓到了。

     他想:这太诡谲了!太极端了!史如歌开什么玩笑?她以后嫁给他?今天让史乘桴把她许配给她?

     见金戈不应声,也不看自己,而是一副那么怪异的神色。顿时,史如歌的心口又凉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 她纤细的柳眉凄楚的凝蹙,又细声追问金戈,“怎么啦?金戈哥哥,你是不是不愿意?”

     这一刻,金戈脸上的笑容慢慢退去,表情慢慢变僵。他终于看向史如歌,小心翼翼说:“如歌,别跟哥哥开这种玩笑……”虽然他听得出来,现在史如歌不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 史如歌自己也很是肯定的补充说:“我没有开玩笑,我说的是认真的!金戈哥哥,如果你不肯娶我,那我爹爹肯定会让我嫁给龚子期的!而我不喜欢龚子期,我讨厌他!”

     金戈的唇角神经又抽搐一下,一时间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回应史如歌。

     史如歌一直紧紧的盯着他,观察着他的表情和神色。此时他这样的表情,也令史如歌越来越心揪。

     “你不喜欢我是不是?”她又询问金戈一遍,极力压抑着心上的慌乱和失落。

     如果金戈回答说他确实不喜欢她,那她也不太相信。这两年里,金戈对她很关爱很照顾。在金戈不练功的时候,他们便一起读书、一起玩耍。许多时候,金戈还会给她变戏把,弄出一些新鲜的玩意,逗得她笑靥如花。

     不料,金戈的浓眉也揪了揪,变成两条毛毛虫的形状。在纠结好一阵后,他又别扭的告诉史如歌,说:“如歌啊,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亲妹妹,从未想过那方面的事情。而且你不知道我,我其实比你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 不等金戈说完,史如歌已经委屈的流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 她的眼眶湿湿的,视线也模糊了,又冲金戈连连点头,说:“我知道了,这就是不喜欢,这就是不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 看见史如歌在哭,金戈心中又生一丝怜悯。他再跨前半步,正准备抱抱她、哄哄她。

     然而,不等他靠近,史如歌又赶紧重一甩头,跑着快速逃避了这里。

     如此,金戈心口也升起一阵落寞感。脚步停在那里,连张开的怀抱也滞在半空,心情复杂无比。

     金戈本想向史如歌坦白,他的心理年龄其实有二十四岁了,所以他不是跟她青梅竹马。而一个二十四岁的男人,是不可能对一个十岁的小女孩产生男女之情的。至少他不可能。不然那样好猥琐、好禽兽。

     史如歌走后,史乘桴便坐下来,一面喝茶、一面思考。

     他早就看出来了,史如歌不喜欢龚子期。跟龚子期相比,她更喜欢金戈。

     只是,龚家父子就要来了,他要怎么样才能把这件事情应付过去?到底是答应?还是不答应?

     离开翠竹林后,史如歌一直跑一直跑,直到跑到山庄北面的小河边才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 这个时候,她也不哭了,抹了抹脸上的泪水,气喘吁吁望着小河里的水流,倔强的自言自语,“哼,不喜欢我就不喜欢我……就算你不喜欢我,我还是不要嫁给龚子期……”

     小河的对面是一座陡峭而挺拔的高山,小河的水流清澈见底,缓缓淌向下游。

     念着念着,史如歌还捡起地上的一颗大石头,愤怒的砸到河里。乍时,一句清脆的响声传来,河面也水浪四溅。

     史如歌就是这样。哪怕每回她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,但是只要她随意发泄一通,最后那些坏心情都会很快消散。

     她又翩然转身,打算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 可是,她才迈开两步,又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很虚弱的咳嗽声,“咳……咳……”

     自然而然,她的脚步再次顿住。

     “谁啊?”她还连忙询问一遍,身躯微微颤栗。

     见没有人回应,再小心翼翼回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