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六章
    欧阳纯醒了。入目是白色的屋顶,白色的被褥,干净的窗台上放着明艳的花,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台照耀着花,发出耀眼的七色光。一切的一切都显得这么的纯净。一瞬间她竟真的希望这里是天堂了。

     侧过头,看见了绝情的他,刹那间阳光不见了,昏暗的室内环境掩不住他暗黑的脸色。远处的黑云越聚越多。看来要下雨了。

     看她醒了,他连掩饰的心思都没有了。他咆哮道:“你能不能不这么幼稚,自杀?哼哼!做给谁看啊!”

     他丝毫没有给她反驳的机会,接着歇斯底里的说道: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你觉得我亏欠你。但是我告诉你我不欠你什么。大学的学费是,是你给我交的。可是我强求你了吗?是你自己硬要拿自己父亲的赔偿款垫付的。

     可能你要说了,为了你,我都没有上大学。可是怨我吗?你自己比谁都清楚,你自闭!你心理有毛病!你不愿意与别人接触!是你自愿放弃学业的!怨不得别人!

     还有,以后不要在打电话给我了。不怕告诉你,我已经有了新女朋友了。她很不喜欢别人插进我们的感情生活。你好自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 虽然欧阳纯觉得自己够强大了,够麻木的了,觉得为他哭不值得了。但是泪水还是不由的顺着脸庞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 王泽本不想探听他们之间的秘密的,奈何他咆哮的声音太大,即使在楼道里也能够听得清清楚楚。王泽感觉他特混蛋,同时也感觉自己特****。自己就不应该翻看欧阳纯的手机,私自给这个混蛋打电话。

     门把响了,黄立宏走了出来,迎接他的是愤怒的拳头。打了他一拳的王泽还不解气,把他按在地上,一拳又一拳的狠狠敲打着,正好苏轶推着小车刚好经过,她急忙撒开小车,把王泽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王泽还是意犹未尽“你拉我干什么,我要打死这个混蛋!”

     苏轶使劲拦着。突然门开了,是欧阳纯苍白的脸。她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让他走!”说完又关了门。

     自知理亏的黄立宏讪讪的离开了。王泽、苏轶相互看了看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“我可以进来吗?”王泽敲了敲门没人回答,他想那就是可以了。

     直到王泽进门,欧阳纯都没有转身,仍然在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 “对不起啊!”王泽不知道自己现在说这些合适不合适。

     听到王泽的话,欧阳纯终于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她调整了一下情绪转过身来,说道:“谢谢你!”

     “嗯?”王泽想了想,以为是救她这件事,于是说道“啊,不用谢,举手之劳嘛。”

     “谢谢你让我看清了他的真心!”说着,欧阳纯的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 王泽最见不得女人哭了,他一生中面临的最大杀器就是女人的哭声。女人一哭他就会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 “好啦,好啦。别哭了。早点看清这混蛋的嘴脸也是好的。我帮你吧。”说着帮欧阳纯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 “你想我再说一声不客气吗?不客气,不客气。谢一次就行了。”说着帮她快速的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 “你要出院吗?”苏轶端着托盘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“哦,我感觉好多了!”欧阳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 “那怎么也要做一个全面检查啊!”苏轶好心提醒道。

     “你是真不知道,还是假不知道啊。大小姐。”王泽打断了苏轶的话,他说道:“全面检查?吊一瓶盐汽水都要几十块。你以为我们是富豪啊,还全面检查。”

     苏轶瞪了王泽一眼,又用眼神瞟了一眼欧阳纯。故意高声说道:“反正你有钱嘛,医药费都是你掏的,不差这点钱吧。”然后对王泽小声说道:“一会检查的费用我出。”

     王泽终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他小声回复到:“这点钱老子还是有的。”然后对欧阳纯说道:“那就查查吧,反正也不差这点钱。”

     “不用了谢谢!”

     “你这女人怎么这么倔呢,反正钱都花了,也不在乎这点钱啦。”本来是好心的话到嘴边却变了味。

     “钱,我会还你的!”欧阳纯直视王泽,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喂,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!”

     但是欧阳纯没有再与他纠缠这个问题,接着收拾东西。王泽看向苏轶,苏轶只是耸了耸肩。一瞬间王泽真的有好心当成驴肝肺的感觉。

     回家的二路汽车到了,站在后面的王泽捅了捅欧阳纯,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我没有零钱。”

     “哦”欧阳纯掏出公交卡晃了晃,说道:“我有公交卡。”

     哔哔两声。一路无话。

     到站,下车,爬上陡峭的楼梯,看着欧阳纯进门,王泽不知为何有些放心不下,犹豫了一下,还是开开自己的房门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打开电脑,依然没有头绪,花白的屏幕跳动着不规则的花纹。王泽摸了一下口袋,掏出了那瓶安眠药。深情的看了它一眼,然后摇了摇头,准确无误的扔到了垃圾桶。

     夜色黑暗,乌云遮住了本来光耀的月亮。闷热的天气突然吹来了一丝凉风。毫无预兆的雨点下来了,雨声由小变大。狠狠的敲打着屋檐。狂风骤起,呼啸着拍打着没有来得及关住的窗户。框!框!似乎是要把顶楼的违章建筑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 王泽闭了眼,突然仿佛能够看穿墙壁。墙壁就像一张大的荧幕映着隔壁的情况。

     桌子依然是桌子,椅子依然是椅子。破碎的水杯依然是破碎的水杯。墙上的壁画描写的是海边的夕阳染红了平静的海水。颜色很红很红,就像是染上去的鲜血。

     不对!桌子依然是桌子,椅子依然是椅子。破碎的水杯依然是破碎的水杯。躺在地上的人依然躺在地上,白皙的手腕上刺眼的疤,鲜血还在兹兹的流,慢慢的在地上汇成暗红色的泊。跟墙上的壁画遥相呼应。像极了画上描绘的海。

     “啊!”王泽突然惊醒、坐起,此时满头虚汗,他惊恐的转身看向了墙壁,还好!墙壁依然是墙壁,原来是场梦。

     可雨点还在狠狠的敲打着屋檐,狂风也没有饶过孤助无援的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