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九章 以一挑十
    杨素上前一步,挡在丁胖子和金万钱的身前。

     “那就要看你们有没有本事了!”

     那人不屑地笑了一声,制止住其他跃跃欲试的小混混,“我倒想看看你小子的皮到底有多厚,能挨上几刀!”

     说着就提起刀来,猛地朝杨素的胳膊上砍去。

     杨素躲也不躲,任凭那明晃晃的刀刃朝自己砍来。

     他身后的丁胖子和金万钱看着那把近在咫尺的刀,瞬间酒就醒了大半。

     齐齐喊了一句,“老杨!”

     杨素就突然上前一步,身子一侧,一拳砸在对方的肚皮上。

     对方瞬间吃痛,身子成了一个弓形。

     嘴里还来不及呼叫,杨素又连出了两拳,一拳打在他的手腕上,手立马就脱臼,砍刀“哐当”一声落地。

     另一拳打在他的下巴,整个人顿时被掀翻似的,飞扑出去,落在地上,门牙都落了一颗。

     刚刚还嚣张得跟什么似的人,一下子就成了怂蛋。满嘴是血地一个劲哆嗦。一句话也讲不出来。

     余下的那九个人,被杨素这战斗力给惊着了,你看我,我看你的。就是没有一个人敢第一个冲上来。

     丁胖子和金万钱震惊得说不出话来。目瞪口呆地看着杨素,就跟见着鬼似的。

     杨素一脚把落在地上的砍刀踢到他们跟前。

     “也别瞎杵着了!来,你们一起上!”

     丁胖子听了这话,酒立马全醒了!

     “老杨!你别冲动!”

     金万钱更是快急死了,连忙掏出手机要报警。

     就见杨素身子猛地一闪,就跟吊了钢丝似地,突然飞身跃了起来!离地起码三四米的距离!

     金万钱手一软,手机就给落地上了!

     杨素落在一户人家的屋顶上,感受着夜晚徐徐的凉风,心情无比的惬意。

     没想到这会轻功的感觉这么爽。

     见下面的九个人还傻呆呆地站着,杨素便轻盈地跃下屋顶,出其不意地猛然出拳。

     不消一分钟的时间,地上就躺了一片捂着肚子哀嚎的家伙。

     拍了拍衣服上的灰,杨素对着其中一个还算有些清醒的人说,“回去告诉指使你们的人。有本事的,就当面来找我麻烦!滚吧!”

     地上的人连忙连滚带爬地消失在了街道上。

     回头再去看,丁胖子和金万钱都是一副大吃一惊的模样,杨素就知道,自己恐怕又要在他们心里留下一个大大的问号了。

     “你小子从哪里学会的武术!”

     “刚刚那情形简直吓人!就跟拍武侠剧似的!”

     杨素无奈地摊了摊手,表示自己无可奉告。

     金万钱却突然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。

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!你说的和谢昭平做生意,该不会就是指这种吧?黑社会打手?保镖?那也太危险了!”

     杨素摆了摆手,连忙制止住他们的脑洞。

     “放心,没有危险性的!”

     既然刚刚吃饭时已经说好不会再过问这件事情。丁胖子和金万钱也就没有再继续讨论这事儿了。

     他们大胆猜测,杨素一定是个武学宗师的关门弟子。

     之前表现得那么平平无奇,就是为了隐藏身份!现在是为了救他们两才施展出武功来的!

     三人回到宿舍后。杨素便想起了刚刚那个混混动手的时候说的话。

     他竟然说指使他的人是谢贤!还拿出私生子来说事!

     杨素便立马断定了这事儿一定不会是谢贤干的。

     他和谢昭平的合作关系,谢贤肯定是知道的,虽然谢昭平没有告诉他具体的交易内容。但是,用脚趾头想也知道,谢贤不会无缘无故地轻信什么私生子的谣言,然后再来找自己的麻烦。

     那么会是谁呢?

     最有可能的就是最初散播谣言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 如果真的是林乘风,那么他就是想借谢贤的名义除掉自己?

     看来,谢氏和林氏应该有些生意上的竞争关系。

     林乘风这是打算一箭双雕?

     想到此处,杨素不禁心中怒火旺盛。

     只不过是小小的口角过节而已,林乘风有必要上升到这种动刀的程度吗?

     以林氏的背景实力,这次没有得手,难保不会有下次。不如自己搬出去住吧,这样也会方便些。

     而且今后订单越来越多,在宿舍里住着也不方便做生意。

     第二天下了课,杨素匆匆和丁胖子两人打个招呼,就直奔着房屋中介所去。

     没想到才出了校门不远,就看见了谢贤。

     他看着有些憔悴,开着一辆黑色的奔驰,全身上下也只有黑白两个色。

     杨素很好奇这个时候谢贤为什么来找自己。

     上了车之后,谢贤带着杨素进了一家十分高档的咖啡馆。然后从随身的公文包里取出了一块保存得十分完好的锦帛出来,递给了杨素。

     “那天我心不在焉,您又走得匆忙。一时间,竟然忘了把这个给您。”

     杨素小心翼翼地翻看着手里的锦帛,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谢贤也露出了狐疑的表情,“这是谢氏祖上传下来的东西,说是要等到2016年,交给一个在京大读书,名叫杨素的年轻人。我派人查过了,京大名叫杨素的,就你一个。”

     既然说是祖上传下来的东西,又为什么能把时间地点人物交代得这么清楚?

     而且这东西看来没有八百年也得有一千年的历史吧!

     一千多年前的人怎么可能知道什么京大?真是活见鬼了!

     不过既然是祖传的东西,杨素也就耐心看了。

     “杨素先生启阅:

     自见面后,我到唐朝已有六十七年。重活一世,再无憾事。

     只是近来身体欠佳,恐有一日突然离去,后人无法感念您的恩情。故留下谢氏祖训,谨奉恩人。

     谢昭平”

     竟然是谢昭平!

     看他的意思,应该是达成了自己的夙愿吧。所以才留下了这封书信。

     握着手里这份传达千年的信,杨素心中十分感慨。

     果然,他进入了那个历史时空,便也变成了历史的一部分!然后改变了现在的这个时空的一些事情。比如突然多出来的什么谢氏祖训。

     谢贤并不知道信里内容,他见杨素看完了信,便道,“昨天有人找了您的麻烦,我已经查出来是谁了。”

     杨素闻言挑眉,谢氏的力量还真是出乎意料的庞大。不过这股力量不会伤害到自己罢了。杨素觉得谢氏是可信的。

     谢贤略有歉意,“说来也是林氏和我们有些生意上的过节,所以林乘风那小子才想出了这种借刀杀人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 没想到自己先前竟然猜得八九不离十!

     “您放心,这事儿,我会替您摆平的!”

     谢贤说得十分真诚。

     “我是谢氏的子孙,自然要遵守谢氏的祖训。今后,您也是我的恩人了!而且父亲在之前就告诉过我,您曾帮过他大忙,对他有再造之恩!”

     “既然如今我父亲去世了,今后,我便会为他还这份恩情的!”

     “今后,您有什么事,尽管说就是了!”

     杨素想了想,便道,“那就介绍个能帮我管理管理资产的助理吧,我对这块不是太懂。”